首先,附上一段原著的劇情簡介先。

 

 

卓帝一暗戀哥哥的女人──查美樂,還愛得不知如何是好,心在滴血。
明明看見哥哥早摟著別的女人卿卿我我,他卻不忍心戳破,怕她承受不起;
捨不得看她如此討好自己的家人,照顧所有人,就是不懂得好好照顧自己。
就連他也硬要她為自己做吐司、送吐司,因為這是唯一能看見她的機會。
除了說愛她之外,能做的他都做了,她究竟什麼時候才懂得看見?
他愛得多寂寞,多想要跟她在一起,哪天她才會對他笑?他等得快瘋了! 


查美樂覺得太荒謬了!她的男人不要她、背叛她,
男人的弟弟卓帝一,卻愛吃她做的吐司愛到不能沒有她?
她出意外,卓帝一可以徹夜守候,比他哥哥更擔心她;
她傷心出走,卓帝一還死命追緝她,真只為了吃吐司?
要說喜歡她,那為什麼他的嘴那麼壞,整天罵她笨?
要說討厭她,那為什麼需要時他都在,還會幫她出氣?
她真的不懂,像他這樣驕傲如國王、只愛自己的男人,
為什麼忍氣吞聲在她身邊繞,為什麼隱約對她好溫柔?  
                    ── 轉錄自單飛雪「王的戀歌」之簡介 





我就直接大方的承認吧,如果這部戲不是由單飛雪的王的戀歌所改編,我壓根不會想看。

其實我喜歡的不是這個故事,而是單飛雪這個作家。
我很喜歡她的書。(順便一提,她寫過的那麼多本書中,我最喜歡的是「橙橙」及「相公有福了」這兩本。)
我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樣,討厭兩岸合拍劇碼。
別人對這類戲有什麼樣的想法我不清楚,但我總覺得,這類合拍劇,只要情節一帶到對岸角色的戲份上,不論是鏡頭運用或是劇情節奏,甚至連演員的台詞用語,呈現的完全就是兩部不搭嘎的戲硬被拼湊在一起的感覺。
這部當然也不例外,我覺得。



其實查美樂這種個性的女孩子不會讓我覺得個性温暖或什麼的,只是覺得很煩而已,對我來說,這種愛管閒事又管太多的人,只會讓我想有多遠閃多遠。(好啦我就是天生冷漠又孤僻)

可是就說了,因為我喜歡單飛雪,再加上男主角賀軍翔的外型一直是我的菜,所以就算他總是接類似性格的角色(或說他總是把不同角色演成同一種)、就算女主角的性格屬於讓我敬而遠之的那類人,也沒關係。(攤手)
反正女主角對我來說一向只是路人,而且,對於我感興趣的物事(指的當然是男主角及故事內容),我向來有出乎人意料的包容心。(茶)



韓以烈在初見查美樂時,其實就已經一語道破了她的性格。(她的性格對於站在全知觀點的觀眾來說自然沒什麼好懷疑的,因為已經被劇情交待的太清楚了。)

『妳好像很習慣去討好身邊每個人?不嫌累啊?』這是對於在短短的時間之內不斷在"幫助別人"的查美樂,韓以烈所下的結論。
更別提回家之後的他,發現他的房子被佈置成他完全不認識且難以接受的模樣時,他心裡對她會產生何等的感受。
當然,感覺是互相的。
一個人如果對另一人產生了極度厭惡的感受,另一人自然也不會對那人出現太好的感覺。
狂妄自大自以為是不懂得何謂體貼以及難相處,是查美樂對韓以烈的性格的認知。 



兩人的第一次見面,對彼此留下的不止是不好的印象而已,甚至可說是糟透了的印象。

然而,正如言情小說必然需要的公式,不例外的,在各種陰錯陽差的巧合之下,韓以烈開始與他向來看不起的那類他以為亳無自我只懂得討好配合他人的人,比如說查美樂,有了不得不的接觸。



『自尊心?自尊心算什麼?自尊心又不能幫我繳帳單。只有自大幼稚的人才會拿自尊心來當作逃避的籍口。』
對於亟欲挽救麵包店,而對韓以烈使出無所不用其極的纒功的查美樂,對不斷嘲弄她的韓以烈如是說。
這句話,也許在當下並未讓韓以烈有太多想法,但卻莫名的在他未曾察覺時,擊中了他的內心。
於是,當他的經紀人與他討論公事時,這句話在他無任何防備之下,就如鬼魅般的竄進了他的腦袋之中。
如鬼魅般出現的不止是她曾對他說過的這句話而已,更見鬼的是他開始不知不覺的關心起了她。
比如說,他會在對她惡言相向之後,默默的關注她的行為,然後開著他顯眼的紅色跑車,在她的店門口看她辛苦的揉麵糰的身影。
比如說,他會在直接拒絕了他哥哥的求援電話之後,無法控制的,讓她張牙舞爪的身影在他的腦海中不斷出現。
比如說,他會因為腦海中浮現的她的身影而前往她可能出事的地點察看,並且在發現她真的出事之後,出手相救。
當你發現有人落在井底時,當然不可能不出手相救。
但是,將她救上來是一回事,幫她將她所需要的井水打好裝瓶提上車之外,甚至還背起了不小心扭了腳的她,將她與水一起安全的送回她家,又是另一回事。



我一直以為,男女之間不太可能有太單純的友誼存在。

所有你對對方產生的好奇與關心,絕大部份是因為──你對對方有了喜歡的感覺。
而感情,只要與"愛恨惡慾"產生了任何牽扯與關聯,這對男女之間,就絕對不會單純。



所以,就可以等著看好戲了。(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