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他那麼清楚地見到自已在啜泣。
恆河的沙數眾生悠悠淙淙,小孩船伕和瑜伽士巴巴依然忙碌著傳遞人間與天上的生意訊息,
音量蓋過了他的嗓泣聲,
淚水,屬於林絕偉的燃燒淚水,淌進了恆河,化為一粒沙。
就那一刻,他聽見了遠方傳來的巨大滴落滴落唱鳴,竟如雷聲貫耳。
                  
                                                                                          ── 鍾文音 愛別離



於是,
我贏不了的,是五十年前那個能夠理所當然的陪在她身邊的我自己。
戲落幕了,但容愷之如是說著。
或者應該說
是唐銳親口說出的這句話,
一直迴盪在我腦海中。 



愛情裡至大的悲劇是什麼?
不是我愛的人不愛我,也不是我愛的人討厭我,甚至,更不是我愛的人恨我,
而是,
我愛的人根本忘了我。 


而人生中至大的悲劇又是什麼?
不是找不到想實現的心願,也不是心願無法實現,其至,更不是心願迫於現實下無奈的妥協,
而是,
以為終於實現的心願,卻在無意間,成了己身最沉重的痛。 



整部戲中最悲劇的角色,我想,沒有人會否認,是唐銳。
開始的他,是與相愛的人無法相守。
後來的他,是曾經與之誓言天長地久的愛人親口對他問道,你是誰?
最後的他,是精心策畫了近乎一輩子的計謀,報復到的人,卻是自己。
雖然最終的他終於發現了真相,但,已經太遲了。
他的生命,在他終於明白一切的那一刻,已然走到了終點。
除了讓他來得及做出最後的挽回之外,已經沒有多餘的時間讓他不含恨而終。



而整部戲中最幸福的角色,我以為,是趙毓錚。
雖然他一輩子背付著祖先所託付的沉重包袱,但其實,那只畫花長頸瓶及其背後傳說中的寶藏,因為他並沒有真正的得到過,所以也並不存在所謂失去的痛。
他唯一的痛,應該是失去了香君對他的愛,以及,全然的信任。
但這樣的痛其實並未持續多久,因為,後來的他很快的就得了老年痴呆症,並且忘了所有原本在事件全部爆發之後應該屬於他的痛。



這部戲的結局,我個人以為,收的極好(雖然回憶的畫面多到讓我有些許的不耐)。
我尤其喜歡最後楊磊給趙顧珩的那封信裡的這句話,
『瑰寶是什麼?它是你心裡最溫暖的存在。』
接著,畫面一轉,
當然,大家都知道,畫面一轉之後接的是海兒姐妹與哲羲的對話,但,我卻堅持的想說,那只是想證明在海兒心中,妹妹與哲羲之於她的意義而已。
最後顧珩在海兒家開的店的門口相視而笑的畫面,其實已經說明了一切。
至少它說明了,在顧珩的心中,什麼,
才是最無價的瑰寶。

 

 

最後,想說的是,無論歲月如何變遷、既便人與人之間有過再多的愛恨情仇糾葛,
愛情、親情,以及友情,
都是人世間最教人無法放棄,以及珍惜的,
瑰寶。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