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以為警察局裡的奕茹不憤怒,也不以為在那個短暫的當下她會有足夠的理智去想到之前她爸爸對她說過的教誨,

我以為,當下的她,
只是想順順利利的結婚,不想再有任何狀況發生罷了。



以個人為人妻為人媳的經驗,我相信,在那個足以讓人理智線斷裂的當下,楊奕茹只是很單純的想快點把結婚儀式在奶奶說的吉時裡完成而已。
不管什麼事,只要與己身有關,再不迷信的人都會採取寧可信其有的態度,更何況藍奶奶根本就一直在倒數吉時(笑~~)



都說戀愛是兩個人的事,但一旦走入婚姻,就是兩家人的事了,這個認知,在這場婚禮中很明顯的從楊爸的心情轉折中被呈現出來。



在這場特殊的婚禮中,我們可以看到藍仕德的不願意草率、可以看到楊奕茹的情願妥協、可以看到楊爸由氣憤到釋然,當然,也可以看到藍家長輩只顧慮到自家孩子的幸福卻完全沒考慮到別人家孩子甚至是別人家父母心情的偏心。



人的心當然都是偏的,這點我想沒人會否認,所以沒必要把媳婦當自己女兒看待,因為,身為媳婦的人,也不太可能做到將公婆完全當成自己的父母看待這回事,所以雙方就別太苛求了,彼此之間會有交集,誰敢說不是因為那個大家都愛的男人的關係?



因為愛,藍仕德的家人才會愛烏及屋的疼愛楊奕茹;也是因為愛,楊奕茹才會不想讓藍仕德有任何的為難。
所以,在那個驚恐又驚嚇的早晨,當她發現藍仕德只是因為防礙安寧而被抓進居留所才會消失之後,怎麼可能會因為憤怒而拒絕結婚?



藍家人的心態就別提了,因為楊奕茹都點頭了,還有什麼好煩惱的,而在那樣的當下,比較讓人玩味的,是楊爸的態度。



在奕茹擺明認定了仕德之後,從楊爸告訴奕茹的回歸初心開始,一直到親手將芝麻糊的作法傳授給仕德為止,再再都讓人看到身為父親對女兒的不捨卻又不得不放手的心情。
於是,在那天上午,縱然自己再不情願,但對於親口說出自己沒意見的女兒,除了祝福,還能說什麼?
畢竟,自己這個前世的情人,能夠在今世覓得好夫婿、能夠在今世找到疼惜她的好婆家,比起自己不想放手的心情,還要來得重要,不是嗎。



所以,楊爸的表情由開頭的眉頭緊鎖到後來的開懷笑容、由原來的憤怒到後來的放心,這一切,都在奕茹點頭同意婚禮進行之後的那個燦爛笑容之後開始浮現。
除了要幸福之外,我想,楊爸在那樣的當下,也不會想到其他了,更別提那些藍奶奶心之念念的什麼吉不吉時了。
因為比起女兒的幸福,這一切外在的形式根本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相信藍仕德是會真心相待自己女兒的男人,並且他相信,女兒沒有看錯,而那些女兒未來的家人們,他也相信,他們會真心的因為藍仕德而愛她而疼她而保護她。
而這,就夠了,對他來說。



接下來,我衷心的期待藍氏夫婦繼續放閃。
畢竟戀人之間的閃跟夫妻之間的閃還是會有程度上的差別的,不是嗎?(掩嘴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