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該用什麼方式來表現,當你很愛很愛一個人的時候?
是二十四小時無微不至的陪伴與追隨,亦或是將愛隨時隨地說與對方聽見?
對直樹來說,愛情不應該是束縛,也不是拿來掛在嘴上的字眼,所以,直樹給湘琴的愛情,直接且清楚的表現在日常的行為上。(雖然,那個被表示的對象不見得明白她受到了什麼的呵護...)
他無法二十四小時照應她,但他隨時做好照應她的準備,一如他看到她身著夜行裝出門,他攔不住她,但當他從警局將她領回時,面對她的抱歉,他只是淡淡的對她說了聲我習慣了;
他不將愛輕易脫口而出,但他清楚地讓圍繞在湘琴週邊的人知道,他有多麼在乎她,一如他對傳津的挑釁的反擊,一如他主動接手好美的家教任務,一如,他對裕樹脫口而出的"警告"。


你真的忍心讓湘琴教她功課嗎?
看著在房門口探頭探腦的裕樹,直樹的語氣中滿是看好戲的意味。
我才不管。
你要小心有這種約定,通常到最後都會不小心成真。
聽了這句話後慌慌張張離開的裕樹,讓直樹的心中的惡作劇因子被挑起,他感到似乎有什麼好玩的事情正在發生。
所以他進了房間,看到好美被湘琴教授了一個半小時的成果後,一點都不訝異的接手了這份任務。
我很笨的。好美緊張的說。
放心吧,再笨的我也教過。但是,不要告訴你們老師,她已經很認真了。看了一眼正蓋著數學課本呼呼大睡的湘琴,直樹帶著笑意跟好美說。
果然,好美不負重望(?)的達成了進入百名榜的心願。


你知道嗎?裕樹問的問題正好和我想的一樣。這一次沒靠你,是我自己努力的喔。湘琴高興的說。
通宵排練後,終於讓自己的體驗實習劃下完美的句點,“這一仗”讓她對自己的信心增加了不少。
她不知道的是,那個看著她在客廳徹夜排練的直樹,是如何用很認真嚴肅的語氣告訴裕樹,就算討厭笨蛋也不准欺負他親愛的老婆。
她不知道的是,那個被直樹用難得嚴肅的口氣“要求”的裕樹,是多麼認真的將她準備好的簡單問題給深深的放進心上記了下來,然後在課堂上不怕同學嘲笑的將問題問了出口。
幸運的傢伙。
看到她甜甜的笑臉,直樹背過身,偷偷地笑了。


這種說不出來的心情,我只想第一個告訴他。
終於結束體驗實習的湘琴,顧不得禁止在走廊奔跑的規定,忍不住在學校走廊上拔足狂奔,只為了想趕快回家與她親愛的老公分享她的學生們帶給她的感動。
不管湘琴的老師夢最後得到什麼結果,至少她認真的努力過,也得到了收穫。
她有什麼收穫?
如果不是直樹一直將她的努力看在眼裡,他不會在一旁默默支持;
如果那一晚直樹沒那麼剛好的看到她的付出,他不會主動開口“提醒”裕樹;
如果不是裕樹口是心非的太明顯,直樹不會主動接手當上好美的義務指導老師。
而,如果不是因為直樹的插手,裕樹跟好美的開始,根本不會那麼“順利”。
所以,正如她所以為的,這一切的結果,真的是靠她自己的努力得來的。
她得到了直樹對她的肯定;
她得到了F班學生給她的支持;
她也得到了裕樹打從心底對她的"執著"的佩服。
這種單純認真的執著,更是讓她贏得了那個因為太疼愛直樹,因而在開頭故意反對她的直樹外公,對她的好感。


也許我沒拿到滿分 還不算是完美的人
所以我比誰都認真 努力趕上你的標準
愛你就是我的責任 我跟昨天的我競爭
要用笑容取代淚痕 看你難過我會心疼
故事還沒有結束 讓我再把你摟住 
別忘了預約 明天的幸福
走過的每個腳步 都值得歡欣鼓舞 
能為你吃苦 不覺得苦
手心有你的溫度 冷酷就可以擋住 
我為你約好 明天的幸福
在人海起起伏伏 愛是唯一的地圖 
要陪你看見 每個日出
                  ──《歐得洋 明天的幸福 詞:Benny C.》


如果說直樹對湘琴的愛情,是表現在對她日常生活中的照應的話;
那麼,對湘琴來說,努力做好對未來人生的規劃,並且認真執著的完成它,就是她對直樹的愛情的表現方式。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