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想停止就能停止的,就像星星的命運,我在你身邊轉動也是我的命運。

我們會永遠在一起,我一直是這樣以為的。

「我們結婚吧,在叔叔跟爸爸說之前,先向我求婚吧。不要說不愛我,感情色彩不同而已。我不是說過嗎?憐憫也是愛情,而且是世界上最頑固的愛情。」

「我心裡有另外一個人,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讓她幸福。我想保護她,但沒有那麼做。想跟她一起做的事,不可能跟妳做。」

我很清楚,你對我的好,是一種同情。你一直是那個當年我要離開時,因為同情我的處境,而開口對我說我可以留下來的小男孩。

但是,是誰在我傷心難過時,温柔的抱著我、安慰我?
是誰在我哭累到睡著時,讓我枕著他的腿,安穩的入睡?
 
是誰在我每次生氣時,耐心的哄我?
是你,都是你啊!

你為什麼這麼温柔?温柔的你,讓我遍體鱗傷。
相處了二十年,我一直以為我很懂你了,但是,我的以為,卻等到你這樣的答案。

「是那個孟骨島的韓多美嗎?」
你不置可否。
唉,我終究還是了解你的。不願說謊的你,以沉默代替了回答。

 

姐姐以後管你吃住,還會送妳去上學,為妳做一切。不要哭了,真喜。

「幫幫我吧。」
突然拉著我的手的她,為了要趕出一件一模一樣的衣服以取代被她穿壞的另一件,突兀的對我這個根本算是陌生人的人提出要求。

我應該拒絕的,但為什麼我拒絕不了她?或許是因為她是這麼天真無心眼的女孩,在她身邊,就會被她開朗如陽光般的笑靨感染,整個人都覺得幸福了起來。我最欠缺的,就是幸福吧。
「真喜第一次帶朋友回來呢」爸爸這麼說。
是啊,我想,我們一定可以成為好朋友的。

「我的故鄉很遠的,在孟骨島。」
是妳。
「多美小姐真漂亮,很活潑,很開朗,怎麼這麼漂亮...」怎麼這麼漂亮...東英的心,還會留在我身邊嗎?

多美的手袋中掉出了一本年代久遠,以童稚的筆跡記滿帳的筆記簿。
原來,多美真是當年的小真喜。
我該說嗎?這二十年來,我到底是誰?把高真喜的位子還給韓多美,我又會變成什麼?
一直以來,口中說愛我的爸爸,其實常在夜半時分拿著真喜的照片掉淚;一直愛著的東英,愛上了多美;連我朝思暮想,思思念念的媽媽,心中牽掛的人也是多美。

不,我不說,讓想知道真相的人自己發現吧。

 

原諒我,真喜。我從你身上拿走兩樣東西,高真喜這個名字,和東英的心。

愛我嗎?

「永遠也不會忘了妳的,一輩子會在我心裡的。」
呵,看著就要死去的我,你還是這麼的誠實,連敷衍的說句愛我都不肯。

我不死心,我要再問一次,站在絞刑架前,我又問了一次。

「我愛你...我愛你...」
「我愛妳,姜喜。」

不管最後你是不是出於同情,至少,我等到了你對我說出這句話,死也無憾了。

多美,來世我們要做真正的姐妹,跟爸爸媽媽一起幸福的活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