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從小到大的習慣一般,周繼薇像個跟屁蟲一樣的跟在戴耀起的身後開心的走著。
然而一拉開門,看到神色凝重的周媽媽,周繼薇馬上就畏怯了。
此時戴耀起牽起了她的手,告訴她,『不用怕』

10653845_892435294099843_2917888100034587389_n  


他不怕不擔心嗎?
我不認為。
但他的害怕與擔心會讓他不敢面對周媽媽嗎?
當然,不會。

 

因為他怕的與擔心的不是周媽媽對他看法與對他及周繼薇的未來的阻撓,而是該讓自己做到什麼樣的改變,才能讓周繼薇不會變成第二個不幸的戴太太。

 

很喜歡第十集開頭那場戲裡周媽媽與戴耀起的互動。
周媽媽的故作冷峻嚴肅對上戴耀起隱藏在嘻皮笑臉底下的認真,構成了一幅真母子的畫面。
在這幅畫面裡,比起戴耀起,一直處於慌張失措情緒而讀不出周媽媽內在想傳達的意念的周繼薇,反而不像周媽媽的親生女兒(笑)。


後來,當戴耀起依著周媽媽的要求,讀出了"如果周繼薇是我的親妹妹"這個最後條件之後,周媽媽說了,
『不管做任何事情,下任何決定之前,你都要想,如果周繼薇是你的親妹妹,你會希望那個愛她的人這樣做嗎?』
戴耀起此時望向周媽媽,沒多說什麼,只說了,『印章沒帶,蓋手印可以嗎?』
這時候我真的很羨慕周繼薇的單純,因為在周媽媽與戴耀起的眼神角力之下,她居然只害怕周媽媽不接受戴耀起提出的蓋手印的要求。(大笑)


看著戴耀起臉上透出的認真專注,周媽媽無奈的笑了。
無奈是因為她仍然難免私心的希望自己的女兒可以找到條件更好,經濟能力更佳的對象。
而掛上了嘴角的笑,則是因為她其實也打從心底知道,對於她開出這麼嚴苛的條件而仍然同意的戴耀起,是個絕對會對自己女兒好的男人。

 

於是在更後來,當他付出了他最大的努力之後,
終於聽到突然前來台北查勤的周媽媽說要回去幫他與周繼薇看適合結婚的日子時,他緊緊的抱住了周媽媽,輕輕的對她說了句,『謝謝』
在他改邪歸正(?)的八個月來,因為工作需要,戴耀起說過了無數次的謝謝,但這次的這句謝謝,雖然跟之前的那些一樣,都發自真心,但不一樣的,是心情。
就像他對周媽媽說的,他等這一刻等了很久,終於可以說出口。
終於說出口的那句謝謝,不止是因為周媽媽的肯定,更多的是他對自己在周媽媽的要求下而認真努力所得到的收獲的感動。

 

為了跟周繼薇在一起,
他接受了周媽媽開出來的嚴苛條件,嚴苛到周繼薇說這讓他們兩人每天的伙食費只有一百五十元。這於是讓他與周繼薇因為生活的困頓而更加珍惜現有的任何小小幸福。
他改變了周媽媽看不慣他的生活習慣,退出了與知心朋友合夥的小餐館,轉而成為周媽媽心目中認為有出息的穿西裝打領帶的上班族。這於是讓好友說原來先前不肯為紹敏做到的改變並不是只是單純的想做自己,而是因為很愛與愛得不夠的區別而已。
他忍受了工作上所受到的屈辱,但這同時也證明了他的乾弟與他之間的交情並不單純只是酒肉朋友。這於是讓他的存款金額快速的達到了周太太所訂定的目標。

 

戴耀起何其不幸,有了一個不負責任的父親,以及一個以為用金錢就能彌補一切虧欠卻從離開後就再也沒出現的母親。
然而,
開始懂得珍惜生活中所有的小小幸福的他、
被不單純只是酒肉朋友的死黨們心中極度在乎著的他、
比起對某人愛得不夠的以前,現在對另一個某人很愛著的他、
以及,讓刀子口豆腐心的周媽媽極度無可奈何的他,
卻又何其有幸,能夠擁有這一票懂他與願意包容及珍惜他的人。


友情就是這樣,
算不得已違背了先前與朋友許下的諾言,就算堅持去做朋友不認同的事,但只要一句微笑問候一個拍肩與一杯酒,那麼,所有原來以為不能原諒的事,就能瞬間事過境遷。
愛情就是這樣,
就算外再條件多麼艱辛,就算外人看待的眼光多麼異樣甚至不屑,但只要自己打從心底愛著的那個人無時無刻給予支持及鼓勵,那麼,所有再不堪的一切思緒,都會因此被安慰。
親情就是這樣,
就算先前自己把自己的生活過得多麼荒誕不經,就算做出了讓家人多麼不能認可的事,但只要願意改變自己往正面陽光的地方走去,那麼,所有讓人不忍回首的過去,都能夠被接受。


只不過,惡魔藏在幸福的角落,常常在人們稍一閃神的時候,很快的找上門。


即使再不親密,父親的去世仍然為他帶來傷痛。
而面對父親留下的龐大債務,原想以法律程序擺脫的他,卻在拜訪了那些被父親坑了錢的爺爺舊部屬的現況並暗自下了決定之後,他帶著周繼薇去吃了牛排。
席間,他對她說了一則某人欠下了債務,但卻用合法的法律手段規避了那些應歸還的錢的故事。
周繼薇果然如同他所認知的一般,破口大罵了他故事裡的那個人。



於是,選擇了他心裡認定的正確道路的他,因此走上了另一條比起被周媽媽指定的路還
難行的路。。。。。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