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 。
妳開始隱隱然感到這一切都不對勁。

 

初來時被皇后罰禁足,妳卻感到被愛,因為太子確實是在新婚之夜抛下了太子妃前往妳處過夜。
後來被皇后罰跪經時,妳第一次感到不平,因為那次明明是太子妃與太子爭吵後不願出席上元節慶,妳只是依了太子之命出席。
再後來,太子前往妳處,替她要回了他早前隨手贈予了妳的狼牙。
那是小楓的阿翁給她的,狼牙是不祥之物,還給她也好。他如是說。
在幫小楓要回那枚狼牙之前,他先是送給妳一套華美精緻的衣裙;在索回狼牙之後,他也在妳的掌心塞入了一枚玉珮,然而,這一切你的應當喜悅,卻抵不過他從妳的掌中取回狼牙時,深刻在他眼底眉間的那股迫不及待,所帶給妳的忐忑。

 

直到他的生辰那天。
 

口中說著只獨寵妳一人的他,卻與別的女人有了孩子這件事,深深的震驚了妳。
在此之後,聽聞妳欲因此尋死的他,急切的去到了妳的寢殿,卻發現並非如此時,他對妳的貼身婢女發了脾氣。
沒有任何辯解,他直接了當的對妳親口承認了當時他的酒後亂性。
當妳哭著追問他說妳心裡只有他,但他的心裡是否只有妳時,他握著妳手臂的手突然鬆開。
但情緒激動的妳沒發現。
然後,妳摔碎了他為了拿回小楓的狼牙而送妳的那塊玉珮。


你。
你一直小心翼翼的步步為營。

 

在並非你整壽生辰的那天,皇后卻執意為你大肆慶賀,並送上了許許多多的奇珍異寶予你,包括,緒娘腹中的孩子。
你心中早就有數那日皇后灌醉你並下藥肯定別有用心,卻直至此刻,你才明白了她的居心。
你終於知道她不過就是想把她手中一個可聽她差遣的下人安排在你身邊而已。

 

瑟瑟因此大鬧了一場,你一點也不意外。
但小楓卻顯得太過淡定與大度,這樣的她讓你感覺非常不是滋味。

 

瑟瑟是你的寵妃人盡皆知,為了不引人疑竇,你先去了她的寢殿安慰她,並且對她承認一切只是你醉了酒 。
而當她哭著追問你說她心裡只有你,但你的心裡是否只有她時,你握著她手臂的手突然鬆開。
當時情緒太過激動的她也許沒發現,但這卻是你當下被震懾出的真心。
後來,她摔了你送予她的那枚玉珮,而你,在那枚玉珮碎成塊塊玉石時,順勢離開了她的所在。

 

那天晚上,你去找小楓,你對她說你今天就是要睡在她那裡。
除了想試探她對緒娘懷孕之事的反應之外,也想藉此讓東宮裡那些愛嚼舌根的下人知道,對於這個你明媒正娶進門的妻子,你也是在乎的。


一如既往,你們又吵架了,以至當你忍不住對看似心無波瀾的她問起緒娘的事,而她卻對你說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時,你只得沒好氣的說你不喜歡緒娘。
而她,卻自以為明白一切的對你說,你喜歡的是瑟瑟,你應該去安慰她才是。


妳。
妳不喜歡這裡。
曾經有人對妳說,今後所有複雜的事他會幫妳處理。
但他不明白,對妳來說,這東宮裡,甚至整個上京城裡,讓妳最難以招架的最複雜的事物,其實就是他。

 

明明口中說西州這等荒涼邊境怎會有什麼好東西,硬是不讓妳將酒送給瑟瑟,卻又在妳跟瑟瑟同時摔倒時,接住了妳。
明明說妳的身型尺寸跟瑟瑟相似,只是藉由妳的身子來丈量而己,卻送了妳一套特別訂製的騎裝。
他會突然造訪,並堅持留下來過夜,卻又在三更半夜時搶了妳的被子,告訴妳說如果不是趙瑟瑟叫他來,他才不想來。
他會在妳不願吃藥時突然出現,半嚇半哄讓妳喝下藥。
他會在七夕夜強迫妳陪他出去玩,貼心的安排了妳以前在西州沒見過的船,陪妳在月夜下晃盪。
他卻也會在趙瑟瑟送妳香囊時,突然出現在你的承恩殿並拿走了它,口中說著野蠻女子哪懂這。
所有明眼人可見的言行舉止皆對妳表現出厭惡的人,卻一再再的對妳做出讓妳迷惑的事。

 

你。
後來。
緒娘腹中的孩子果然如你意料之中的不保。
皇后假意在你及小楓面前說起她己經查明了真相,並在你與她面前宣讀起了涉案宮人的自白書。

 

你是皇后從小養大的孩子,因此後來當你攬上了國仇家恨之後,你對她,就懂了防備,也懂了,如何防備。
於是後來的你在她面前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經過算計。
除了那一次。
你應該學學聖上,雨露均沾才是帝王之道。皇后說。
當下的你失控的對她大吼,
父皇的帝王之道,是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護不周全,痛悔一生,那我要這帝王之道又有什麼意義?無論如何,我不會讓任何人傷了我的女人。

 

一旦入了你東宮的門,就是你的人。
對於趙瑟瑟,你也許無愛,但有情。
對於曲小楓,你不僅有愛,更是深愛。
但你明白,瑟瑟聰明到足以為自己自保,同時你也明白,單純善良的小楓,一旦瑟瑟有事,無論原由,一定會幫著向瑟瑟求情。
而你,絕對不會讓小楓有事。

 

所以當皇后當著你與小楓的面,說小楓是幕後主使者時,你無動於衷 ,卻在皇后將禍降給瑟瑟時,你劇烈反應。
如此一來,看在皇后眼裡,你仍是那個只顧著情愛不管正事,專寵趙瑟瑟一人卻冷眼看待曲小楓的東宮太子。
果不其然,在小楓幫忙說情了之後,瑟瑟免除了死罪。
而為了讓皇后更加的信服於你,你在皇后所在的殿外,故意怒罵了小楓,你並且伸手打了她。

 

於是,你千算萬算出的這看似完美的一石多鳥之計,卻讓小楓打從心裡更加深信:李承鄞討厭曲小楓。
而,陰暗的苗一旦在心底生根發芽,
便再難以刨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