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始於對柏原崇的「驚豔」。

冰一般的男子,心高氣傲的姿態、冷凝如霜的表情、俊美的臉龐,柏原崇的入江,讓我「驚豔」。(至於那個吵鬧不休的琴子,就學學宮雪花的暫時性失憶,忘了她吧。)

片尾出現的漫畫人物造型,讓我循線找到了多 田薰 老師的原著漫畫──{淘氣小親親}。
自此,入江直樹與相原琴子,成了我青春歲月的一部份,他們陪著我,走過這一路的快樂悲傷。

一直到那一年...記憶,永遠的停格在入江那句令人驚訝的疑問句上。

 

然後,那個{任憑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的入江直樹;那個{山無崚,天地合,才敢與君絕}的相原琴子,再度幻化成了江直樹與袁湘琴。隔壁的小江一家人,又來到我身邊。



愛原來是一種酒,飲了就化作思念

戲,總有落幕的一天,直到曲終之後才發現,人,其實一直沒有散,而我,一直沒有離開,也不想離開。

那個理性而淡漠,不食人間煙火的男孩,是如何逐步的墜入凡塵,最後終於察覺到他的確愛上了那個女孩,那個傻氣又不屈不撓的女孩的故事,讓我心甘情願的沉溺其中,執迷不悔。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