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著雨的臉 抬頭看彩虹的浮現
來不及留戀 神奇的光芒不見
夢美到極點 就開始幻滅 跌回真實世界
「對我來說,她是一場夢,一場美麗的夢。」
「夢總有醒來的一天!」
「如果可以,我希望永遠不要醒。」
言猶在耳,夢卻在瞬間被打醒,因為姜喜賭上的──自己的生命。
「多美,高真喜這個名字,以及東英的心,我帶走了。」
「我以為你至少會來看看我,在醫院的時候,在喪禮的時候,可是你卻都沒有出現...」
「對不起...我對妳的心,被姜喜捆住,也捆住了妳...」
東英的心或許未被帶走,但心卻也缺了一角,而遺失的這一角,是摯愛如多美也永遠無法彌補的。
 
我可以勇敢 帶傷口往前飛
是因為記得 在絕望邊緣那夜
你說你瞭解 我有多特別 我想我就能飛
「留下來,陪在我身邊。」
發現東英與姜喜之間的關係,而執意離去的多美,因為這句話,留了下來。 即使在東英自我放逐的三年期間,張斌的深情守候,也沒有動搖她。 她選擇相信自己,相信對方。
總有一天,受傷的心會被撫平,受傷的人,會再度回到她身邊。

在另一個起點 向之前的故事告別
就算怎麼流淚 沒有一座永不熄燈的樂園
風捲過的起點 有疲倦也有種新鮮
太捨不得昨天 就去完成一個更幸福的明天   <起點 姚若龍> 
憂傷被愛平撫,淚水因愛終結,沈重而巨大的悲傷總有過去的一天。
起源於孟骨島的夢,在孟骨島的落日中,繼續延展。
 
「怎麼了?」
「其實那些東西不值這麼多錢,只要五百元就夠了,這些還你。」
「這麼說,你是敲了我竹槓了。這樣不夠。」
對,這樣不夠,妳得拿妳的後半生來還才夠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