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心情?』
這句話其實等同於採訪現場,一群嗜血的記者圍上悲劇受訪者,詢問他的心情一般。
同時,也是我在看到記者詢問被採訪的對像時,最討厭聽到的一句話。



心情?人在難過時還有什麼見鬼的心情值得抒發與分享?除了傷心及憤怒之外?

所以說,洪小綠說的好,
『真是見鬼了,前幾天才指控安在勇是冷血無情的殺人凶手,現在又都捧他是悲劇英雄。』
但是說實話,這又是媒體吸引人的魅力。
死的都可以說成活的。
而將黑的說成白的,自然也就沒什麼好奇怪的。


『一堆垃圾。』
於是,這句洪小綠給予媒體的評語,讓我不得不由衷的拍手叫好。
不過當然,這樣的話語,我除了會暗自在心裡設想之外,並不會在公開場合如此宣稱。
因為如果沒有這些媒體,那些讓我們在工作疲累之餘可以做為茶餘飯後笑談的話題,又該從何而來?



事倩回到安在勇被當成嫌犯時。

逃亡的那一天,安在勇說,
我笑,是因為我終於做對了一件事。這幾天,我一直在懊悔沒有好好的保護珊珊。甚至錯失救她的機會。
所以我害怕夢到她。
害怕面對她。
剛剛我告訴我自己,不可以丟下妳不管。可以救妳,至少讓我有勇氣面對她。
我可以告訴她我不會再丟下任何人,我可以盡我的全力去救人。
這一大段安在勇在洪小綠面前的自白,從某個角度來看,其實可以視為是他讓他自己脫離他在羅珊珊的家發現陽台的窗簾隨風飄動時,沒有前往察看,以致於錯失了搶救羅珊珊脫離險境的罪惡感。



不是有這麼一句話嗎?

至愛無悔,至情無怨,至痛無淚。
當我們很愛很愛一個人的時候,就不會在乎那個人曾經對我們做過了哪些不可原諒的事。就算哭過痛過,只要將淚水抹乾,無視心裡的傷痕,照常愛的義無反顧。
更何況、如果、那人、已經、永遠的離開紅塵俗世,再也無法在我們面對擺出任何嘻笑怒罵的神態之後,
誰又會在乎之前到底發生過什麼事?
但是,那個已經離開的人又不可能親口說出原諒的話語,於是,當事人除了自己尋找慰藉之外,還能有什麼更好的方法?
所以,事後不管當事人以何種方式讓自己可以過的更好,我以為,都是可以被原諒與被祝福的理由。



羅珊珊的案情很快的就真相大白了。

而同時,安在勇的悔恨也翻天覆地的襲捲而來。
當初的爭吵、當時所謂的不可原諒的秘密、在一切都真相大白之後,都成了可笑且微不足道的存在。
有什麼能夠比得上伴侶之間耳鬢廝磨的繾綣?
有什麼能夠比得上伴侶之間無需言語的默契?
又有什麼、能夠、比得上伴侶之間,互許相知相守一輩子的承諾?



沒有。沒有萬事萬物能夠及得上。我說。
所以,
『我不敢睡,我怕會夢到她。』
安在勇才會這麼說。
為什麼怕?
怕一闔眼,就會見到他忘不了的羅珊珊的巧笑倩兮。
怕一闔眼,就會想起當時那莫名且無意義的爭吵。
更怕,因為,終於明白,自己終究沒能夠做到用生命守護她的承諾。


但是,『你要珍惜還能夠夢到她的機會。』洪小綠如是的對安在勇說。
沒錯,人類是善忘的動物。
即便是我們想方設法的要求我們自己絕不能忘卻的人事物,在經過歲月的洗禮之後,終將會成為一個模糊的存在。
其實這是造物主賜給人類的恩惠。
祂讓人類不會因此而被悲傷緊緊纏繞,於是,無論再深刻的悲痛,經過時間的作用及催化之後,都會漸漸的淡化,然後成為人們心口上的一道疤。
當想起它時,或許仍然會為之心痛糾結,但,也只是糾結而已,而不會再泊泊的湧出鮮血了。



所以,我其實很慶幸故事走到第三集,就讓安在勇的身旁停駐了一位了解他,並且願意因此守護他的天使。

愛情也許不是從一見鍾情開始,但是,
守護,肯定是最初湧現的情感。
愛情。於是。生成。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