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自百度孔侑吧,應該是在校園臥底這部影片上映後,記者的採訪。



吃完午飯的孔侑剛一坐下,就有助手將鏡子擺在他面前。堅持拒絕照鏡子的孔侑只是漱漱口就要接受採訪,驚皇失措的助手又一次把鏡子拿過來。這時,孔侑說:“演員也得展現最真實的一面,太完美就容易引起反感”。

自《那個女人是間諜》起,到現在孔侑的口氣還是沒有變。經歷不多卻在演技方面進步速度的他,始終隱藏著內心的痛苦。自身的發展與發現,還沒有明確的界限,還在成長的階段中煎熬。27歲,在浮動的內心漩渦中,只要堅持住眼前的誘惑,對他將來的發展而言還是很有效的。

記者:剛剛畢業了吧,祝賀你。比起別的演員們你還算很快。

孔侑:這算早嗎?以前還有過休學,經過六年呢。

記者:拍電影、連續劇、學習等,去年和今年一直在奔波,沒有休息的時間吧?

孔侑:演的戲太多了吧。(笑聲)其實電影沒有連續劇那麼時間緊湊,該做的也都做了。所以喜歡拍電影。

記者:劇中神秘美男子的“微笑”觀眾都已經認可了,不知“孔侑”的微笑會怎樣呢?

孔侑:每次電影首映的時候都會根據其內容出來一些相符合的修飾語,但是親口說這些會比較難堪甚至陌生又有負擔。我個人不怎麼喜歡那些修飾語,很沒意思。

記者:與“迷人的微笑”金在元相比較。

孔侑:金在元才是真正的微笑殺手,就因為他我也有了這樣的修飾語。真不清楚所謂的“迷人的微笑”到底是什麼(笑聲)。拍攝電影的時候導演要求我做到“迷人的微笑”勾住女孩子的心,我呢只是全身心地去投入演繹。從演員的角度看上去模仿別的演員是不道德,很傷自尊的做法,可有的時候偏偏就會有相似的動作,當然也不能說是好是壞。“要學著誰去做”之類的想法是沒有的,我希望以後能夠聽到“這個角色除了孔侑,沒人能拍下來”之類的評價,也想演那樣的戲,這是我的目標。

記者:想找出自己的路線,現在發展到什麼程度?

孔侑:找是找到了,可總不能說“請讓孔侑來演吧”之類的話啊,覺得這樣很可笑,還是觀眾的評價最正確。觀眾喜歡看什麼戲,就得拍什麼戲,這才是演員的責任。

記者:除了“迷人的微笑”外“高空動作”也引人注目,拍攝動作片時不累嗎?

孔侑:拍攝時精力都集中在場面上,做什麼都不覺得累,只是結束後留有傷口。其實,準備階段更累。借此機會真要好好說說,可唯一的遺憾就是時間不允許啊。在《S》後緊接著拍攝電影,其間有一個月左右的時間。眾所周知準備時間也沒有好萊塢充足,環境和條件也都比較差。有不足的地方,請多關照。

記者:自電影《S》後與金善雅是第二次合作,接吻戲也只拍了一次就通過了。

孔侑:不是一次啊,可能是因為當時的心態特別輕鬆,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新聞。一年多來生活得比較親近,光看眼神就能猜到對方的心情。像拍攝接吻戲和愛情戲之類的時候反而是Fans們更緊張(笑聲)。當局者是真的沒有想法的,這次拍攝接吻戲也很輕鬆。其實也沒什麼難處,因技術問題出現NG的時候導演開玩笑似的故意讓我們重拍。那也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在拍攝《S》時實在太頻繁了(笑聲)。

記者:比起前幾部戲我認為,這次的角色發揮出了孔侑的潛在實力,符合你的性格。

孔侑:是嗎,我不認為是發揮出潛在力的角色。如果在這部電影裏看出潛在力的話,我就轉為有界限的演員了。我想說,只是電影中刻畫好的人物之一,在我拍攝的角色當中最帥氣的人物。不夠現實吧。目前來看,過去都是些傻傻的、卑鄙的角色,在某種程度上現在的角色反而更棘手。因為它並不是內在的,原有的東西其極大化就能解決的。想裝得帥氣一點也很難。

記者:既然如此,帥氣不也挺好的嗎?

孔侑:角色本身雖說是很不錯的,但我個人也有首選的種類,所以不能說是很符合我的口味。比較喜歡在日常生活中可以經常接觸到的人性本來的面目。劇中畢竟是虛構的,加以點綴的人物,還是有一定的距離感。

記者:說到日常生活,是怎樣的呢?

孔侑:站在觀眾的立場上,像柳承范或孔孝真的表演,在演技上幾乎沒有多餘的修飾或點綴。在觀眾的立場上只有這樣的演技才能得到公認,就算是破壞性的角色也能留下長久的記憶。

記者:目前為止沒有演那種角色的機會嗎?

孔侑:不是。根據我怎樣演戲而有所不同,拍攝《S》時也沒有過“我要演得帥一點”之類的想法。將演技當作自己生活的一部分,所以非常知足。相信觀眾們也是在這一部分非常認可的。還挨說了呢,說我分不清現實生活和電影。在聽到“不是單純的外貌演技”時,很受鼓舞。

記者:《那個女人是間諜》之後,在打鬥作品中想扮演真正男人的一面。很不幸,又得扮演學生。

孔侑:一時是我非常可惜的部分,隨之而來的苦惱也少不了。可現在反而比過去更輕鬆許多,因為往後的前景光明,要拍的戲也會更多,自認為都是一樣的,也不會急躁了。我認為做好本分演好每一場戲 ,才是最重要的。還有,演員挑角色覺得挺可笑的。角色就是角色,其中的演技不都是一樣的嘛。我不認為,喜劇電影中的演技就非得被局限於喜劇演技的。

記者:當然,出演喜劇影片未必就得是喜劇演技。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在喜劇電影中經常接納出演提議的理由是什麼?

孔侑:看起來愉快、活潑的樣子很好吧。雖然不確定,可能是想挖出我內在的某種氣質。像之前談到的,《臥底》雖然是喜劇動作電影,劇中的角色是(雖然沒有與以前太大的差距)不搞笑,但也沒有演砸,表現出其真摯的作用。以前不也有《超級巨星 甘 先生》之類的電影嗎?目前還在成長階段,想法時時都在改變,價值觀也沒有正確地樹立起來,現在也在改變。

記者:時間雖不確定,演“男人的魅力”的日子會越來越近。

孔侑:我也想那樣做。話雖如此,可又不能草率地說出是喜劇電影也能出演。雖然在演孩子們的戲,相似或不同的領域裏也能演戲。只看劇本類型就下定論,豈不失算。在喜劇性的場合中不也能體現出男人的魅力嗎。

記者:一直走來已經是第五部作品了,比起不足的經歷算起來是多部作品了,作品每一次增多的時候有何感想?

孔侑:是很多。每部作品結束後與賣藝無關的收穫也不少,在過程中也能學習。首映後因為周圍人的反映和無所謂的言論而後悔、惋惜,下次的作品中,為了不重複錯誤而非常努力,我會在這過程中慢慢成長。

記者:受到觀眾評價的時候是怎樣的?

孔侑:在第一部戲裏稍微緊張過之外,完全沒有哆嗦或不安,也不覺得新鮮。觀眾雖然重要,只要對自己有信心就不會有拘束感。相反,我認為不滿意可觀眾卻叫好,還是會反對。用包裝技術掩蓋掉缺陷很不自在。可能是因為本身的經驗不足,會說出這些話吧。

記者:對賣座率怎樣想?

孔侑:從來都不去想。雖然是到現在才說出的話,像《我的野蠻女老師》沒想到賣座率會那樣好。雖然是我出演的電影也會反問:“480萬觀眾都看了,為什麼?”(笑聲)。真是熟悉又陌生的電影啊。

就知道《超級巨星 甘 先生》會很不錯的,非常好,是迄今為止最喜歡的一部電影。可惜賣座率不怎麼樣,難道對商界沒有眼光。希望每部電影都有好的賣座率,有很多人看過之後認可的時候是多麼幸福的事情啊。對賣座率有強迫式的觀念,覺得就拍不好電影。賣座率高就是獎勵。無論走到哪里,最重要的是我的演技,進一步如果還能提高賣座率的話,相信會有更多的劇本擺在面前。人氣也是直線上升,當然錢也會掙得很多。一句話概述就是要成為賣得開的演員,但在這不是最主要的情況下,還是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全心投入。

記者:以不能將成功的演技展現出來,觀眾的評價很冷淡等等的理由缺席會議,遇到這種情況是什麼促使你一直向前呢?

孔侑:咬緊牙,(笑聲)雖然過程很重要,結果也不容忽視。總之,沒有認可就會有他沒有認可的道理。電影《那個女人是間諜》,與賣座率無關的對自己感到羞愧,所以也對不起導演了。後來才感覺到“原來是缺少對於電影的責任心啊”。聽說演員用幾分熱情去投入拍攝,都會在螢幕上顯現出來。因為並不是拍完 一兩 部戲就不再拍了,只要不是太過份的批判就可以謙虛地接納,所以不讓同樣的錯誤再一次出現而咬緊牙關。可畢竟是人還是會犯同樣的錯誤(笑聲)。

記者:冒昧的說一句,《臥底》與別的電影相似之處很多。

孔侑:相似之處我也是看完劇本才知道的,感覺像以前的香港電影,雖不至於是無聊的電影,但也不認為有什麼新鮮的地方。當初也想到可能會有相似的電影,可還是置於會有新鮮事物的想法而決定拍攝。痛快的動作場面和電影的喜劇色彩是最大的魅力。個性派演技人員們的鬥爭精神也是不能缺少的。與其期待還不如在這不景氣的時候,看看本片消除壓力,這不是很好嗎。比起什麼都重要的是由流行演員 金善雅 小姐出演的呀。(笑聲)

記者:還有孔侑啊。

孔侑:當然會有那麼 一兩 個人會來看我的吧。我不會讓他們失望的,還請多多關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