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老闆的一句話,原本固定於每年六月底及十二月底各玩一次的存貨盤點遊戲,硬生生的在九月底加演了一場。

從早上十點玩到晚上九點,玩得我腰酸背痛。
果真,即使看起來再怎麼像二十歲,畢竟真不是二十歲了。


中場休息時間,一位七年級前段班的妹妹突然說起一位一起參與遊戲的某部門女同仁,她用很訝異的語氣訴說那人已經三十歲了,問我們知不知道。
年輕妹妹似乎覺得三十歲己算高齡....
頓時,坐在那位妹妹旁邊跟她聊天的我們這些姐姐們,臉上出現三條黑線。
我很想直接告訴她,姐姐我們不僅都超過三十,而且還超出了一大截了。
唉,我的青春小鳥啊....


搭上回家的捷運時,已經十點多了,剛好遇上夜校放學及補習班下課時間。
一上車,首先遇見的,是一群華X的學生,他們圍站在一起,以合理的音量談笑著。
可能是舞蹈科的學生吧,肢體及神態散發出一股協調的美感,長相或許皆非俊男美女,但依然極度的引人注意。
接著,上來了一位可愛的明星女高的學生,身旁站著一位可能是她男友,也可能只是普通朋友的年輕男孩。
那男孩應該也是高中生吧,穿著普通T恤牛仔褲,背著書包,長相之俊秀,笑容之陽光,第一時間讓我聯想到妻夫木聰。
滿是人潮的列車上,他跟那女孩一上車,就在某位年輕女乘客面前站定,興高采列的繼續跟那女孩說著他跟他同學之間發生的某件趣事。
而那位年輕女乘客就坐在距離那對男女孩一臂之遙的眼前,她不時的抬起頭,明目張膽的盯著那男孩。
那年輕男孩應該常常被這樣的不禮貌目光注視著吧,至少,在他臉上,看不出來有任何彆扭或不自然。
一整個神色自若的談笑風生。


我突然覺得有點生氣。
是的。
因為他們的青春。
一張張脂粉未施的清麗臉龐,散發出只有青春獨有的年輕光采,那是不管如何昂貴的化粧品,不管如何高超的化粧技巧都創造不出來的。
那些年輕的男孩女孩們,因為青春正盛,而顯得耀眼非常。
張狂放肆的青春所形成的一股傲慢氛圍,讓我莫名的生起氣來。
因為嫉妒。


後來,又上來了三位明星男校的學生。
其中一人步伐踉蹌如醉酒,得由另一人攙扶著行走,但身上沒有酒味,看起來似乎極度不舒服。
我趕忙站起讓座。
一陣推卻之後,他還是坐下了。
我當時其實很想跟他說,你就不用跟我客氣了,如果我兒子身體不舒服,我也會站起來讓他坐的...


唉,再次悼念我的青春。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