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yvette0722

 

 

 

這不是俗套的故事。

沒有灰姑娘,也沒有王子。

女的美,雖然上了點年紀,依然咋咋呼呼蹦蹦跳跳。對於表情管理顯然還不太擅長,人人都能參透她的心情。

男的俊,儘管還是毛頭小鬼,卻深諳以脫線應萬變。永遠懵懂的一張臉,你看不透他,他卻能直指你心。

他們,狹路相逢了。

很想敬業的夫人,演不了親昵。很想稱職的小新郎,裝不出甜蜜。
在幾度輾轉嘗試後,索性就各自做自己。

夫人在小新郎的臉上噴化妝水,小新郎乖乖地閉著眼睛配合。夫人滴上精華液,說“抹開”,小新郎就像聽話的孩子一樣,呼呼地擦著臉。

新郎新娘被眾人慫恿在浴池裡走動,小鬼橫抱起妻子的時候,知道把她的裙裾收緊。知道在假裝的一鬆手後,又把妻子抱緊。這樣,看熱鬧的滿足了,妻子也不會真成落湯雞。

那串令人哭笑不得的花生項鍊,夫人這把年紀,肯妥協帶上已經給足面子。偏偏小鬼還不滿意她沒從第一顆花生開始吃起。

體貼地坐上垃圾桶,把椅子讓給夫人,哪裡知道卻坐出了幾個凹印。夫人抱著心愛的垃圾桶欲哭無淚,卻又被小鬼的“scream”惹到沒了脾氣。

夫人去日本探望,殺了小鬼一個措手不及。完全沒有預警的小新郎,比平時更加進入不了狀態。無措變成了尷尬的疏離。只是夫人在錄音棚外,酸澀以分鐘計算要離開的時間,小鬼才出來客套地陪坐。
雖然是尷尬時拈來的話題,居然也當真了。夫妻可以真的婦唱夫隨一次。第一次做監製的小新郎,出奇地興奮。也許因為那是他的地盤,也許因為上了年紀的太太肯陪著發瘋。一句“老婆”的脫口而出,是多麼甜蜜的口誤。那個虛擬的身份,即使沒有代入多少感情,也能成為習慣吧。

沙灘上,與文靜的夫妻形成對比。可以玩到很瘋,可以同時眯起眼睛,可以投入到小小的勝敗裡。妻子懂得體恤丈夫的勝負欲,丈夫也樂意穿上情侶衣。因為年長,所以她願意照顧願意寬容,而他說“不要因為做了姐姐就忍”。那紙鶴的把戲,或許不是他的初衷,但是他懂得說“以後的994天會對你好”。不是愛,不是天長地久。小鬼知道這是遊戲,不說過頭的話,不許空泛的承諾。

第一百天,小新郎忽然善待起了妻子。為她不鬆手地拉著裙擺,為她扇煙霧,聽從所有的要求與妻子親近,在妻子朋友面前不吝展示恩愛......當夫人不自信地說“他能拍好因為看做是工作,我拍不好是因為看做是結婚”的時候,他馬上說“怎麼可能是工作,當然是結婚”,說完馬上賣力地跳起來拍照。如果一定有一瞬間是真心的話,那大概就是這個瞬間吧。

樹蔭下同吃一盆飯,開始熟絡地開玩笑。說除了蜻蜓和知了之外會保護夫人的小新郎,說夫人結婚去傳播二婚消息的小新郎,會上網查找夫人生日的小新郎——已經能與眼神強烈的夫人對視了。

......

這樣的兩個人。

一個光長了年紀沒長心機,外表性感豪邁內心卻細膩純真的偽熟女。

一個心智思維跑在了年齡前頭,懂分寸知進退,肯成熟不肯世俗的偽小鬼。

一個是先天性沒藥救的坦蕩,一個是成長途中風景看透的坦蕩。

他們很抱歉,無法對彼此做戲。
我們很感謝,他們的不能做戲。
這終究只是一個清淡又爽口的結婚故事,而不是甜糯的愛情故事。

如果有一天,他們要結束。
我期盼他們能夠給我們一個巨大的錯覺。
錯覺著“從此,小王子與長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讓我們把他們從各自的現實裡抽取出來,聊以安慰。

不是王子與灰姑娘的俗套開篇。
卻想要個俗套的結局。
真貪心。

美好得不像話,卻不可能圓滿——才是他們給予我們的致命吸引力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