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真的太震驚了,睡了一覺冷靜下來之後,看了重播,就覺得。。。。其實還挺
OK的。。。。(果然是愚粉XDDD

 

太多偶然因素的集合,最後可能會造成完全意料之外的結果,就像一隻亞馬遜蝴蝶只是輕輕的搧了一下翅膀,最後卻引發太平洋另一端的一場旋風一樣。
所以,為什麼很重視時間觀念的人,那天卻因為出門前老婆決定先拍個"實境DV",以致擔擱了時間?
為什麼平常明明都開車,那天卻選擇步行?
為什麼會那麼剛好的在兩部摩托車衝撞時,剛好經過那個路口?
(很簡單,因為不這樣演的話,後面藍總是要怎麼躺醫院 ß被拖走)
然而,就是因為這麼多偶發事件的交互作用,才能讓身為旁觀者的觀眾,清楚的看見了藍仕德內心最深層的恐懼。



夢境是人類潛意識深層恐懼的反射。



夢見親人的死亡,是因為對該人的過於牽掛,例如
那條夢中被他拿在手上代表奕茹時間的項鍊。
那代表他對於失去她的恐懼,而從頭至尾的夢境中,不願正面提起死亡這個字詞,這更證明了,即使在潛意識裡,他也沒有勇氣去面對這個事實。



夢見現實中不屬於自己的物事,是因為對該物事有極度想擁有的欲望,例如
那個可愛的小女孩。
小女孩的出現,很清楚的告訴大家,仕德希望的寶寶的性別。
希望有一個可以跟生命中的最愛同樣可愛的女兒,對深愛奕茹的仕德而言,是再簡單不過的事了不是嗎?
而與女兒的海邊對話中,對於女兒喜愛度的排名中沒有媽媽,則又回過頭反映出了他害怕失去奕茹的恐懼了。



夢見與實際並不相符的情境,是因為該情境是存在於心底深處的想念。例如
那個在工廠裡努力揮灑汗水工作的他,而非在昊昇偌大的辦公室中,冷靜的簽核著文件的他。
如同他先前對奕茹說過,當年在工廠的那三年,雖然很辛苦,但卻收獲很多,對後來的他而言,那是一段非常值得回憶的日子。



綜合以上,整段夢境裡,反映出來的唯一答案,就是藍仕德極度的害怕失去楊奕茹。
而在倒轉回來的現實裡,看到了奕茹的眼淚。
有人說,這下子奕茹終於能夠理解,當初她強迫他接受她要延後治療的決定時,他心裡所受的煎熬了吧,
但我完全不以為如此,
畢竟讓他們能提早結婚的關鍵,不就是仕德的落水嗎?當時的奕茹已經有過一次真真實實的差點失去仕德的經驗了,結果現在居然又遇到了一次。。。。。。
我想,她心裡的恐懼,比起正躺在病床上的仕德,肯定不相上下,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因為,
在現實中,仕德畢竟並未"真正的"感受過奕茹可能已經不在這世界上的滋味,而奕茹,卻感受了一次半(這次只能算半次吧)。



最後只想大叫一下:編劇啊,我是許願最後兩集要滿滿的德茹沒錯,但不是這樣的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